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樟树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日志

 
 

希望风能带走离愁(春节日记)  

2011-02-19 23:52:24|  分类: 情感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是不打算在表姐家过夜的,因为担心他们太累。可是表姐和表姐夫执意要让我们住上一晚,拗不过他们的盛情,便留了下来。

晚上一家人围着火炉闲话着家常,倾听着老人们述说着过往的故事是件很惬意的事情。表姐家的火炉很是舒服,有个烤火架有两层,下层是可以把脚放在上面暖着的,上层盖着一床小小的褥子,热气都罩在下面,暖和和的。还可以在褥子上面安上一块麻将桌面,玩麻将。表姐拿出了很多好吃的零食摆在上面,瓜子、花生、糖,雪糕,豆根,油炸薯片,还有炒米和姐姐带来的荸荠。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小时候爱吃的,吃起来不是香就是甜。

夜越来越深,表姐督促每个人洗漱。跟他们准备好热水、毛巾和盆子。每洗完一个人,表姐就要将毛巾打上香皂搓洗干净,清洗盆子,再倒上新的热水让下一个人洗。这样反复多次,我看着就很累。我不让表姐这样伺候着我,我说我要到睡觉前才洗漱,不要管我。表姐拿我没办法,也就随我了。

因为人多,不可能都睡在表姐家里。表姐也真是会找,有个邻居一家人都出去走亲戚了,表姐正好把他家的钥匙借来,我们便睡在了邻居家。表姐和表姐夫则睡在自家的沙发和藤椅上。

我和姐姐睡在一起,盖一床被子。我是个很认生的人,尤其不习惯睡别人的床,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迷糊中觉得好热,翻身坐起发现出了一身的汗,也可能是姐姐这个肉肉的火炉把我热的!

就这样睡了一个囫囵觉。早上大家都起床了,我还赖在床上。我没睡醒啊,可是我又无法睡得深沉。快九点钟的时候,表姐就过来喊我起来吃早茶。如果我不起床,表姐就会把早茶端到床上来让我吃,只好乖乖地从床上爬起来。

早茶,可以吃熬的鸡蛋,也可以吃甜酒煮的油砣。我选择了后者,好久没有吃到这种家乡的味道了。油砣又叫油炸果儿,在我印象中,妈妈炸的油炸果是最地道、也是最好吃的。甜酒煮上油炸果儿,放上黑糖,那个软香糯甜呀,真是要流口水。现在人们都怕麻烦,也懒得亲自动手制作原料,直接到街上买一些浆,搓成汤圆,再油炸。这样炸出来的油砣有的会硬梆梆的,粘米太多了。

今天又是个艳阳天。吃完早茶后,表姐就在菜园子里砍下许多的菜,有萝卜、大白菜、生菜、冬苋菜、大蒜等,这些都是给弟弟的女朋友带回家去的,足足有一蛇皮袋哪。

我拿出相机给舅妈拍照。舅妈可爱极了,照起相来极其自然,一点也不忸怩。舅妈天生就是个美人!都快九十岁的人了,仍然还是漂亮的。

因为没有睡好,不一会儿我就想打瞌睡了,便半躺在沙发上,脚搁在炉子上面温暖着。舅妈就坐在我旁边。老人精神很好,不时地跟我说着话。我只好直起身来好好地听着。舅妈跟我讲的是她自己的故事。我估计舅妈是想把她当年为什么离开外婆家去武汉的原因讲给我听的,毕竟舅妈对于这三个儿女没有尽到养育的责任,应该是有些内疚的。舅妈说,大舅从部队回来后参赌,输掉了不少的田地。舅妈又说,幸好他输掉了,不然外婆家就会被打成地主。五四年涨洪水,大舅死了。如果不死,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成了反革命会被斗死。舅妈的娘家原是做药材的生意,家里也有教书先生。千金小姐出生的舅妈不能干农活,大舅死后,生活就很艰难。就这样,舅妈在她32岁的时候,在他兄弟的帮助下,费了很大的周折离开了湖南去了湖北武汉。对这样的一段往事,我这个做晚辈的无法评判。但是站在表姐的角度,我觉得舅妈是有过失的。况且舅妈还一直地提到我的外婆,没有外婆当年对她坐月子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也就没有今天她的好身体。这一点我也听母亲说过,外婆确实是很心疼这个大儿媳妇的。是非曲直怎么界定呢,那是个特殊的年代!听着老人家一点点的絮说,我真是想睡了,但我一直坚持着没有让自己睡着,平时可能很少有人听老人讲述她的陈年旧事。

等下次我再回来的时候,我一定要仔仔细细地将我外婆家的家史问清楚,以前只是听母亲断断续续地说了一些,只知道个大概。这些事情,二舅应该最了解。二舅现在也80好几了,是个朝鲜志愿军转业军人。

吃完中饭,我们真的就要告别了。等一会儿,还有一拨客人要来。我也没给表姐她们买什么礼物。表姐没有工作,没有儿女,身体多病,看病又相当地贵,表姐夫的工资又不高,我就给了表姐和舅妈一些压岁钱。表姐就说:太多了,给这么多做什么!表姐和舅妈给孩子的压岁钱我也拒绝了。其实,我要是富裕,没有负担,我是可以成为表姐的生活支柱的。无论如何,以后表姐都会重重的在我的心里。

我们要上车了,表姐的眼泪水就流出来了。本来我是不想哭的,看到表姐这样,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很深的悲戚的情绪。一定要好好照顾身体,一定活到一百岁!车子跑出了老远,我还在哭泣着。这是母亲去世以后,最悲伤的落泪。

表姐那虚弱的身体一直在我眼前晃着晃着……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