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樟树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日志

 
 

我的哥哥  

2011-10-22 22:32:41|  分类: 情感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们家四个姊妹中,我跟哥哥最亲热。也许我天生就喜欢哥哥,或者也是因为哥哥比我大了十多岁的缘故。实际上,我小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跟哥哥生活在一起,哥哥生活在另一个家庭。所以每次哥哥来家的时候,他就是客人。而又因了哥哥有高大的个子,力气也很大,哥哥会用单只手把我举起来超过他的头顶,然后让我坐在他的肩膀之上,这时幼小的我是非常崇拜而自豪的。哥哥的背我也应该经常趴过,因为我的所有表哥表姐们都说我就是他们背大或者抱大的,喜欢哭嘛,是个磨人王,由此可见哥哥背我应该也是最多的。

哥哥不仅长得高大,而且还非常地英俊。一米八〇的个子,遗传了我母亲漂亮的基因。我曾听堂姐说过,我的母亲出嫁时,很多人挤在场子里,就是为了来看母亲的美貌。(这个堂姐只比我的母亲小几岁。)正因为哥哥长的帅,所以被来招空军飞行员的领导看中。只可惜,哥哥的耳朵有问题。在我的记忆中,哥哥曾经带着另外和他一样有耳疾的男孩来我们的老屋治过病。耳朵流脓,每天要用棉花卷成一根小棍,伸进耳朵将脓水弄干净,然后上药。前前后后好像来治过好几次。那个时候我根本不懂,后来读书想来,应该是中耳炎吧。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个病竟没治好。也许是因为那时医疗条件不好或者医术不高明,也许因为贫穷。那时候人的一点小毛病就这样拖着忍着,于是变成了大毛病。后来哥哥和他的这个伙伴都得了传导性听力障碍,跟他讲话要大声才听得清。

有一年冬季,哥哥来了,正好是冬修水利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有男劳动力在沟里挖泥,集体劳动。哥哥看着自己是个大男孩,就要求也去打塘泥(就是将沟里的淤泥清出来)。用铁锹将泥一块块挑起,然后甩出去。就是这样的动作,让哥哥闯了大祸。由于哥哥和一个地主爷爷站得比较近,而且哥哥甩泥的方向不对,一锹泥甩出去,锋利的锹刃铲在了地主爷爷的额头上,鲜血直流,用布都包不住,妈妈可吓坏了。其他的社民担心妈妈会打人都护着哥哥,毕竟哥哥还是个孩子,而且是客人!只见一些有经验的人将烟丝堵在伤口处,倒了一些什么东西在上面,然后把这个地主爷爷抬到医生那里去抢救了。还好,没有生命危险。后来我的妈妈杀了鸡给这个地主爷爷补身子,而且妈妈一直就很孝顺这个爷爷,妈妈非常地善良!

哥哥结婚后还遭过一次劫难。在田里被毒蛇咬伤,蛇毒很快让哥哥昏迷不醒。很多人以为哥哥会不行了。我的嫂子很精明能干,打听到一个地方郎中治蛇毒很厉害。于是乡里乡亲就将哥哥抬到了这个郎中家。好心的郎中看到哥哥全身发黑也没拒绝,用尽全力地将哥哥从鬼门关里抢了出来,哥哥被救活了!

正是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哥哥家修起了小洋楼,家里的设施跟城里一样,衣食无忧。

我觉得哥哥跟母亲长得很像,尤其是眼睛。也有很多人说我跟母亲长得很像,我想大概是有些像吧。脸的轮廓有些像?或是身材?但有点我跟妈妈真是很像,那就是血液所决定的某种性格和气质。同是妈妈的孩子,岂有不像的道理!

多么想回到孩提时代,重温趴到哥哥背上那种被呵护的温暖。现在我和哥哥见面还会有些撒娇,和哥哥有些亲昵的拥抱。哥哥每次喜欢叫我“小妹妹”,喜欢和我说话,我就静静地倾听着。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对兄弟姊姊更多了份牵挂,他们都是我最亲的人!

我的哥哥 - 香樟树 - 香樟树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