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香樟树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日志

 
 

何不幽生活一默 (作者 方成)  

2014-01-01 21:2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上去像60岁,听说话像50岁,身体硬朗,童心未泯,这是外人眼中的我。有人问:“方老,您都90岁高龄了,还成天一副乐呵呵的样子,难道您就没有烦心事吗?”我笑答:“烦心事来了,你何不幽它一默?”

       早年,我的理想是当悬壶济世的医生,却因一门功课亮起红灯,被认为“智商不够”,只好放弃。至于后来把自己的一生交给漫画,还颇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味道。抗战时期,大家知道我平时喜欢画画,不由分说地让我画漫画。那时根本不知道漫画为何物,就想当然地画了一些。看到笔下那些被丑化了的小鬼子,我突然觉得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是舒坦的。后来,慢慢地就“以身相许”了。

       新中国成立后,在一所中学作报告时,我与后来成为我妻子的陈今言一见钟情。多次“不见不散”后,我便“想入非非”了。我说:“你嫁给我吧!”她羞涩一笑:“为什么要嫁给你呢?”我俏皮地说:“你住的地方叫孙家坑,我叫孙顺潮(原名),我能不掉进你那坑里吗?”婚后,我们的日子其乐融融。陈今言爱说爱笑,每次回家总是一边走一边唱,一听到她的歌声,我就立即去开门。而且,她炒得一手好菜,只要有朋友来访,她一律热情招待,还在饭桌上不时用眼光“管制”我饮酒——量有8两却只能喝4两。

       然而,命运和我开了一个黑色的玩笑。1977年夏,陈今言丢下我撒手西去的那一天,平生乐观的我禁不住失声恸哭......

       生活还得继续,我擦干眼泪,开始和著名相声大师侯宝林进行幽默理论的研究。然而,直到侯宝林先生去世,我也没弄清什么是幽默。幽默不仅存在于我的漫画、杂文和理论研究中,而且大量存在于我的日常生活中。我嗜酒,爱喝黄酒,偶尔也喝干红。饭桌上,我频频举杯:“葡萄美酒要干杯!”有时说“您随意,我干了”,然后一饮而尽;有时说“您随意”,停一下,“我也不干”。喝醉了则回到房间,嘴里还念念有词:“醉卧沙发君莫笑!”

        一次,去某酒厂参观,厂长见到我疾步上前:“久闻大名!”我热情地与对方握手:“大闻酒名。”没想到,这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竟然成了这家酒厂的广告词。

        2003年有一段时间,骑了30多年的“红旗”牌自行车被人偷了,我成天怅然若失。不知情的邻居关心地问我怎么了,我叹了一口气说:“朋友看我的车太老太破了,非要用他的新车跟我换,没想到,我那心爱的‘红旗’在他家楼下被盗车贼偷走了,到现在我还心疼得慌呢!”邻居叹道:“您老真棒,奔90岁了还能开车。”我说:“那有什么呀,你坐上它就跑,不用挂挡、不用加油,双腿一蹬,俩轮子一转,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时,邻居才恍然大悟、哑然失笑——原来是自行车呀!

       不少人见到我90多岁身体还如此硬朗,纷纷向我讨教养生之道。其实,比养生更重要的是养心。心情好,精神好,人的身体就好。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如意难免生气,伤肝又伤神,何不换个角度幽它一默呢?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